你总得卖点什么吧?不卖,你在这世道何以存身

01

昨天下午我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鲁迅。

前一阵子,我在京东买书的时候,莫名其妙看到一套鲁迅的书,很便宜,便宜得吃惊,貌似pdd上都没有这样的价格,就下单顺手买了下来。

过了一阵子,书来了,我可能当时忙,就连塑封都没拆,就放那儿了。

昨天看到,就拿了其中一本,《故乡》。我一边拆塑封一边想,《故乡》篇幅很短啊,何以成了这样厚厚的一本书?

打开一看,是鲁迅小说、散文、杂文的选集。

出版公司是一个叫万卷的出版机构。

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——著作权期满后,在中国,谁都可以出版了,只要你有书号,能卖得出去。

所以你会发现,很多书,一旦过了著作权期,会出现各种乱七八糟的版本。鲁迅是这样,《围城》之类也是。

中国的著作权保护期好像是50年。50年一过,就不需要交版权费了,反正不需要授权了。

02

我看的是《孔乙己》。

看到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。我突然想起来新东方的直播,俞敏洪和那个叫董宇辉的小伙子。

然后想起来孔乙己说茴香豆的茴有四种写法。又想到罗永浩说新东方的直播不纯粹。卖货就是卖货,干什么吆喝什么。你一个卖农产品的,贩卖什么鸡汤。

然后我想到了自己在这里卖茶。

想起来曾经看过一段视频,是罗永浩讲的,他说在妓女眼里,女人都是出来卖的。凡是说不卖的,那是因为价格的问题。

他说他当年办英语补习学校,因为会唠嗑,会吹,吹得采访他的新京报的女记者给他写了一整版的专访,等同于免费的软文。

有位同业的前辈就打电话,说小罗,你行啊,这个整版的广告多少钱啊?罗永浩说没花钱。对方不信,说小罗你这就不地道了。大家都是卖的,谁多粗多长我还不知道啊。说吧,你这一整版花了多少钱?

罗永浩说你花了多少钱?对方说了一个数。罗永浩说,我也差不多。

对方老大哥说,这就对了,都是出来卖的,谁比谁高尚多少呢!

说到这里,我就想起来,孔乙己如果活到现在,他应该出来卖什么?

卖课?卖茴香豆?

03

常常有人问我,你怎么想起来卖茶叶了?还有人问,卖茶叶挣钱吗?

你让我怎么回答?

我说我是学雷锋,你信吗?我说我是为了活下去,你信吗?

人生在世,你总得卖点什么吧?要不何以存身?何况现在这个世道!

04

三千年读史,不外功名利禄;八千里悟道,终归诗酒田园。

据说这话是南怀瑾说的。

十多年前,我曾经买过一套南怀瑾的书,一大箱子,结果一本都没翻开看。后来我曾经许诺送给一个朋友,也是说完就忘记了。

最近在想,我觉得我以往信奉的一切都在坍塌。

坍塌到哪里去了,好像就是南怀瑾的这句话在兜底。

功名利禄,诗酒田园,好像这个世界的A面B面,我就觉得很可悲。我很可悲,这个世道很可悲。

服务商 微信:13290905937
版权声明:
作者:宝贝支付
链接:http://www.nfcpospay.com/324.html
来源:宝贝支付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打赏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